红木家具暴涨调查:镇店之宝对折销售

2016-3-27 编辑:admin 来源:房产资讯网 阅读次数:
  导读:   红木家具市场正被赋予股市中大起大落的特性。   记者在近日的调查中了解到,最近两个月以来,红木家具炒作升温迹象明显,这几乎与股市和期货市场近期的升温同步。   从今年春节后至今,市场上部分热钱悄然流向了红木市场中最为稀有的木材—&mdash...

  红木家具市场正被赋予股市中大起大落的特性。

  记者在近日的调查中了解到,最近两个月以来,红木家具炒作升温迹象明显,这几乎与股市和期货市场近期的升温同步。

  从今年春节后至今,市场上部分热钱悄然流向了红木市场中最为稀有的木材——海南黄花梨(海黄)、越南黄花梨(越黄)、小叶紫檀、红酸枝价格一路上扬,原材料及家具成品涨幅达到50%。

  记者发现,红木家具价格的炒作路径日渐清晰:把一种原料炒到滞涨后,炒家就开始盯上另一种原料,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就是他们惯用的炒作伎俩。

  而当游资退潮,红木价格也存在暴跌的危机。有消息称,曾高达8000万的一套红木家具最后卖价不到60万元。

  炒作路径:“海黄”紧缺“越黄”飞涨

  中山市大涌镇冠有“中国红木家具专业镇”之称,整个镇上除了几家服务产业之外,几乎都是做红木生意的,这里大大小小的红木家具厂和店面至少有几百家,一般都是前店后厂的模式。

  在该镇上具有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品牌之一的中山市太兴家具制造有限公司旗下的轩红坊展示店内,记者发现,具有收藏概念的家具产品占据相当大的面积。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小叶檀及老挝酸枝等名贵木头原料制成的家具居多,均摆在显眼位置。

  一营销人员把记者引到一对标价50万元带茶几的越南黄花梨的明宫椅面前,“最近两个月,这种产品我们每个月都出货十来套,几个月前的价格还只是20万元,如今快翻了一倍,现在买入收藏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旁边不远处摆放的一套同样“越黄”的明宫椅标价更贵,这位营销人员向记者介绍,“一般人看不出来,这套椅子的坐板是用独板做成的,不是拼接的,现在这种独板的木料很难找。”

  据了解,去年底,每吨越南黄花梨的价格还是30多万元,今年5月涨至50万元,10月后已超过70万元,如果是大料就更贵,起码上百万元。上述营销人员透露,一棵好的树成长期要几十年,红木原料越来越少,是稀缺产品,价格不可能跌。不过,这位营销人员私下表示,标价50万元的明宫椅套件可以以优惠价30万元卖出。

  这家店里,有不少“海黄”产品,价格比“越黄”产品更贵。比如同样的明宫椅,“海黄”标价在80万元以上。

  在同一条街上的另一家店红古轩,也是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品牌之一,同样的明宫椅标价与轩红坊相仿。在大涌镇上,这些黄花梨的高端产品也只能在轩红坊和红古轩这些大型家具品牌展示厅见到。

  其实,在“越黄”价格开始悄然走高正是基于“海黄”原料的濒临绝迹这一背景。

  另一家干龙轩家具展示店的营销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海黄”家具由于货少,炒作已处于类似股市上的滞涨阶段,而“海黄”的替代性产品“越黄”则开始大行其道,受到家具厂老板、经销商及炒家的青睐。几年前,同一款式的“越黄”与“海黄”家具,价格相差颇大,最高时接近1:10,而现在“越黄”家具价格正有紧追“海黄”之势。

  当年推高“海黄”家具价格的商家也玩了不少概念,比如稀缺、绝迹、增值速度快、可传后代等概念。如今,这些概念开始在“越黄”家具上滋生蔓延。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位于广西中越边境的凭祥市红木交易集散市场浦寨显得特别热闹,前来拉木料的车以广东、福建、浙江居多。

  这里的商品交易会一半以上的交易是围绕木材、家具展开的。很多人就是慕名“越黄”而来。

  来自海关统计显示,去年凭祥口岸共进口红木8701.7吨,货值3034.2万美元,分别比上年增长90.9%和62.7%。红木进口总值居全国第一,创历史新高。还有估算显示,国内前往越南求购黄花梨的资金今年可能高达20亿元以上。

  刚刚从越南回来的广州某红木家具厂的负责人有些忧虑地告记者,“木材真的越来越少了。以前在越南想找一块60厘米×80厘米的红酸枝独板,是非常容易的,现在花一两天时间都难找一块这样的好料了。”他称,年初时,2米长的红酸枝中等品质原材料,价格大约是3.2万元/吨,而目前价格大约是5万元/吨,如果品质好一些的,价格更是高达六七万元/吨。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了如下一些内幕,红木市场炒作的规律一般是这样的:首先是一小批职业炒家,他们拥有一定量的资金,悄悄地进入一个资源独占性的领域,大量地囤积其中最好的产品。随后,他们可能用一年,也可能是更长一些的时间来包装概念,热炒其稀缺性和收藏价值,掀动行业的超常发展。

文章出自:房产资讯网www.fc-news.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